宁波大学观察 – NingBo University Observer

Archive for the ‘宁大人物’ Category

刘光磊:我很讲义气 我没找流氓殴打同事

之前本博客根据宁大校内网上的保卫处出具的一个处分通知,写了一个稿子:《因同事不睦宁大教授之妻约来流氓替夫出头》。

后来,文中的主角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当前没了工作,只是做点行政上的事情,生活困难,家有老母小儿,这个文章对他会有不好的影响,要求删除。我当时只想到与人为善,且他口气还算客气,也没深究事情的前因后果,便答应删除。

回头就删去了正文,只留下一个标题。刘光磊大侠又打了个电话过来,说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把标题也去掉。行呀,那就统统删除吧。

原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不久之后,一位校友跟我聊天,突然就问我,说刘光磊是不是你老师呀。我说当然不是,一来我不是那个学院的,二来也没上过他的课。

他说,这就怪了,他的一个老师从我的博客转载了一个帖子,刘光磊追过去,要求删除,问理由则是说,写这个文章的人是他的学生,因为就学期间教导很严,所以心怀不满,于是造了这么一个谣去诋毁他。

(更多…)

邵氏基金访问宁大 未透露相关合作项目

据宁大官网消息,4月9日,邵氏基金会中文顾问姜廉清一行4人访问了宁波大学,但消息来源并未透露参访目的。

据了解,邵氏基金会为宁波籍著名企业家邵逸夫旗下基金会,曾在全国范围内捐建大量高校项目,如宁波师范学院时代的邵逸夫职教楼、邵逸夫图书馆、邵逸夫教学楼等项目。

自宁师院与原宁波大学合并后,宁大便鲜获邵氏捐赠项目。有消息显示,在2007年,宁波大学曾自称通过向教育部申报建设邵逸夫楼而获得400万捐赠款,但此后一直未有进一步消息。

与其他并不富有的宁波帮人士鼎立相助宁大相比,财富超群的邵逸夫在宁大捐赠上的“小气”显示出其对宁大缺乏好感。

据一位宁大前教职工透露,邵逸夫冷落宁波大学原因较为复杂。 (更多…)

陈炯获多个提名 成宁大学术新星

综合宁大官网消息,生命学院陈炯研究员近日获得多项提名,外界分析认为陈炯已在宁大脱颖而出。

陈炯先后入围“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以及浙江省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名单。前者为教育部“高层次创造性人才计划”之一,自然科学类资助强度为50万元。

据了解陈炯此前曾获得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其在生命科学领域学术实力雄厚。

时寒冰:用提高印花税率增收是极端无知

2009年3月16日 中国证券报

两会期间,资本市场自然是关注的焦点。但是,对于资本市场的功能,仍然存在着一些不能不说的认识误区。

有代表委员提出重启IPO,理由是“把发行制度改得更好、更完善,恢复IPO,有利于提高市场参与各方的信心”。在当下次贷危机持续恶化的情况下,只要IPO恢复,无论前面加上什么修饰语,都必然被市场视为重大利空。融资的确是股市的功能之一,但是,股市融资功能的丧失不正是2008年上半年以前,过度放行新股发行导致的吗?

(更多…)

点评人大代表、宁大范谊教授两会言论

被称为两会十大敢言者的范谊今年又连出高论,以下就是通过互联网收集到的范谊教授言论,适当点评下,不敢说公允,起码问心无愧。

3月5日 建议

范谊建议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率

一避免股市大起大落。二增加国家税收。

点评:

提高交易印花税的2个理由基本上都相当勉强,一是避免股市大起大落,个人认为去年提高印花税导致股市震荡的根本原因不是税率,而是涉及到政府公信力的问题;第二,增加国家税收。问题是加收印花税会抑制交易量,这样来算从总量上未必增加税收。同时就目前这个经济情况,加税相当不现实,容易引起民意反弹。

(更多…)

走了宁大副校长 来了宁大校友

——宁波工程学院与宁大校友的前世今生

文/NBUO

前几天省委组织部在宁波工程学院宣布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宁波市镇海区委书记郭华巍调任宁波工程学院党委书记。

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宁波工程学院要变强的信号,一如他们认为调任宁波市委常委来宁波大学任党委书记是提升宁大的标志一样。因为以堂堂区委书记之位去高校,定是以行政经验来带动高校发展,他们站的太远,总以为这是先进带后进,但事物都是两方面的。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来看,就未必愿意带这“后进”了。

中国高校的特色往往在此,尽管高校的行政级别很高,但是实权有限,而且施展空间极小,又油水清寡。除非是刚出头的政治新星,否则以高位屈就高校,多数属于前途不看好型。

(更多…)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四)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评论:舍恩事件是21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大的科学作弊案,受到影响的不仅是他个人,并且包括在世界学术界享有盛誉的贝尔实验室、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以及《科学》和《自然》杂志。科学界的权威都能够被一个“小青年”胡弄得团团转,可想而知,在科学研究中伪造数据、弄虚作假的危害有多么严重。据说,国内有些大学钱多得花不完,於是悬出以下赏格:在《科学》和《自然》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奖金一百万人民币。不知道这个悬赏是在鼓励学者呢,还是在刺激骗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能让中国学术界的骗子在世界上曝光,花个一百万人民币,值!

(更多…)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三)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在清华,因为坚持学术良心而受到惩罚的并不只是秦晖一个人。清华水利系老教授黄万里为了中国的水利事业操了一辈子闲心,但却被清华剥夺了几十年的教书权利。(亦明:超一流的梦想,不入流的作为:评清华大学计划在2020年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与秦晖和黄万里这两位有良心的教授呈鲜明对照的是清华的另外两名教授:一个是两院院士、被中国学术界尊为“泰山北斗”的张光斗,另一个是自以为自己是个人物的清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李希光。张光斗在五十年代黄河三门峡工程上马决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怎么说都不算光彩,与黄万里先生的坚决反对有天壤之之别。(黄观鸿:黄万里生前控告张光斗在黄河与长江问题上谎言惑众)。可就在去年,张光斗在中央电视台对全国人民说,他曾反对三门峡工程上马。(张凯华:张光斗抨击设计错 渭河灾起三门峡)。五十年前靠牺牲学术良心来捞取了半世荣华富贵,到了临死关头却又要把别人的良心硬往自己的肚子里塞,中国的学者怎么这么不要脸?与行将就木的张光斗相比,清华的博导李希光则正处壮年。这位一张开嘴巴就让公众喷饭的传播专家,为中国人民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要求国家立法,不许人民在互联网上自由传播自己的思想。(赵凌:“李希光事件”前后)。正是因为他敢於做缺德、不要脸的事,李希光才能够成为清华园里的大红人。

(更多…)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二)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其实,与研究生招生相比,高考招生还算是比较公正的。研究生招生有保送推研、代培扩招等多种名堂,而每个名堂下面都有各自的肮脏勾当。不久前,武汉大学的“推研”黑幕被揭:该校新闻与传播学院三个专业学习成绩前三名的学生,在“推研”时竟然全部落到前三名之外。(姚海鹰:武大2004推研黑幕)。原因?不用到黑幕后面看也能估摸个八九不离十。其实,就是在通过正常考试这个途径来招收研究生,中国大学做得也不干不净:由于专业课考题由招生的教授来出,而考卷也是由他来判,再加上所谓的“复试”,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一个教授想招谁,谁就能够考上;如果他不想招谁,即使是累死,考上的希望也不大。这在中国的大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有位博导就恬不知耻地这么炫耀:他招的研究生,或者是局级干部,或者是美女。去年秋天,台湾女名人璩美凤投考复旦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她考了三门课程,其中两门不及格,三门课的平均分数不到48分,但照样被复旦大学录取。(心木:专业课33璩美凤被复旦破格录取)。这个勾当虽然肮脏,但却可能只肮脏了一半:复旦大学只是在录取时作了弊,在评卷时大概还是干净的。真难为了这所中国第三高校!

(更多…)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一)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为什么在中国的学术界小偷能够猖獗,强盗能够盛行?其原因和中国历史上历次大腐败爆发一样,不外是权奸当道。实际上,在中国目前的学术界,权力几乎变成了私有财产,掌权者利用权力攫取私利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这就是学术权力腐败。学术权力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学术界内的行政权力,一是所谓“学术权威”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前面提到,学术权力腐败是集团行为,它的实质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来瓜分、掠夺学术资源。换一句话说就是,在中国的学术界,权力等於权利,有力才能有利。这个利,既可以是当权者的个人之利,也可以是这个权力寡头的整体之利,还可以是学术界团伙之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