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大学观察 – NingBo University Observer

点评人大代表、宁大范谊教授两会言论

被称为两会十大敢言者的范谊今年又连出高论,以下就是通过互联网收集到的范谊教授言论,适当点评下,不敢说公允,起码问心无愧。

3月5日 建议

范谊建议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率

一避免股市大起大落。二增加国家税收。

点评:

提高交易印花税的2个理由基本上都相当勉强,一是避免股市大起大落,个人认为去年提高印花税导致股市震荡的根本原因不是税率,而是涉及到政府公信力的问题;第二,增加国家税收。问题是加收印花税会抑制交易量,这样来算从总量上未必增加税收。同时就目前这个经济情况,加税相当不现实,容易引起民意反弹。

全文 »



发帖“打假”被指诽谤 不服处罚状告公安

——博士质疑副院长“十佳”教授资格
宁波大学:主要是两人间私人恩怨

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时报驻宁波记者 朱锦华

马*春,宁波大学副教授。2008年3月初起,他在宁波大学白鹭林论坛及新浪博客上公开发表言论,指责该校2007年度“十佳教授”中暗藏“舞弊高手”,矛头直接对准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刘世清。

马*春表示,“刘世清不配得到这个荣誉,我希望学校撤销刘世清的‘十佳教授’称号。”他称自己这么做,是在伸张正义。

去年4月,宁波大学纪委经过调查后给出结论,2007年度“十佳教授”评选程序和过程是规范的,不会为此而撤销刘世清的“十佳教授”荣誉。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之后,马*春又多次在互联网上公开发表有关刘世清的言论。

全文 »



“下车推行”是哪门子歪理!

作者:北岸琴深
原文地址:http://tigertsuei.blog.sohu.com/112072299.html

宁波大学果然是一所有特色的地方综合性大学,比如它的“进出校门,下车推行”的规定。我想,以它体系之完整、丰富之内涵,完全可以去申请专利,也好弄点钱,弥补学校经费之不足。

初来宁大,人生地疏,所以对这个全新的环境怀有好奇和敬畏之感,没觉得这个规定于我有多难受。

全文 »



宁大博士点卫星:5年内实现20个博士点

宁大申报博士点成功后,校党委书记表示,要扶持文科博士点,积极实现一级学科博士点以及一级学科硕士点的突破,并表示,努力在五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里实现20个博士点的突破。

查了下学校的新闻,估计以下几个学院有希望申报博士点,括号内为可能申报的专业。

全文 »



宁大诉求部省市共建院校的背后

今天上午,宁波市委副书记陈新带着宁波教育、科技、人事等方面年的头头脑脑去宁大慰问宁大的专家。

表面上看,这是一次普通的慰问活动,对象是省特级专家严小军,他距离两院院士几乎只有一步之遥了。是自从吴训威教授逝世后,宁大拿得出手的院士候选人。

但实质上,很多人看到了,陈新应该是个新任领导,而且主管的就是教育口的,他之前去教育局考察了。那么他去宁大也就是摸底来的。

自然的,宁大也会趁此机会提出自己的需求。所以这个才是关键:“希望市政府进一步加大对教育经费的投入力度,加快宁波市研究生院建设,积极支持宁波大学列为部省市共建院校,为宁波大学的进一步发展给予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全文 »



宁大聘任第四位宁波大学包玉刚讲座教授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利明被宁波大学聘为宁波大学包玉刚讲座教授,这是宁波大学启动讲座教授计划以来聘任的第四位讲座教授,也是法学学科聘任的第二位包玉刚讲座教授,可以分析出宁波大学在加强优势学科上的新动向。

宁波大学包玉刚讲座教授是2007年3月4日在北京成立的,而原始基金构成则是由包玉刚女儿包陪庆出资1000万元、宁波大学与宁波市政府各配套1000万元、中石化集团出资500万元,共计3500万元,是宁波大学资金最高的一个基金。(第二高应该是叶岚博士基金)

在新闻稿上可以发现,该计划的目的是支持、鼓励宁波大学各学科特别是重点学科引进或聘请国内外高水平的知名教授,帮助宁波大学提高科研水平和教学水平。

全文 »



走了宁大副校长 来了宁大校友

——宁波工程学院与宁大校友的前世今生

文/NBUO

前几天省委组织部在宁波工程学院宣布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宁波市镇海区委书记郭华巍调任宁波工程学院党委书记。

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宁波工程学院要变强的信号,一如他们认为调任宁波市委常委来宁波大学任党委书记是提升宁大的标志一样。因为以堂堂区委书记之位去高校,定是以行政经验来带动高校发展,他们站的太远,总以为这是先进带后进,但事物都是两方面的。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来看,就未必愿意带这“后进”了。

中国高校的特色往往在此,尽管高校的行政级别很高,但是实权有限,而且施展空间极小,又油水清寡。除非是刚出头的政治新星,否则以高位屈就高校,多数属于前途不看好型。

全文 »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四)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评论:舍恩事件是21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大的科学作弊案,受到影响的不仅是他个人,并且包括在世界学术界享有盛誉的贝尔实验室、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以及《科学》和《自然》杂志。科学界的权威都能够被一个“小青年”胡弄得团团转,可想而知,在科学研究中伪造数据、弄虚作假的危害有多么严重。据说,国内有些大学钱多得花不完,於是悬出以下赏格:在《科学》和《自然》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奖金一百万人民币。不知道这个悬赏是在鼓励学者呢,还是在刺激骗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能让中国学术界的骗子在世界上曝光,花个一百万人民币,值!

全文 »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三)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在清华,因为坚持学术良心而受到惩罚的并不只是秦晖一个人。清华水利系老教授黄万里为了中国的水利事业操了一辈子闲心,但却被清华剥夺了几十年的教书权利。(亦明:超一流的梦想,不入流的作为:评清华大学计划在2020年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与秦晖和黄万里这两位有良心的教授呈鲜明对照的是清华的另外两名教授:一个是两院院士、被中国学术界尊为“泰山北斗”的张光斗,另一个是自以为自己是个人物的清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李希光。张光斗在五十年代黄河三门峡工程上马决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怎么说都不算光彩,与黄万里先生的坚决反对有天壤之之别。(黄观鸿:黄万里生前控告张光斗在黄河与长江问题上谎言惑众)。可就在去年,张光斗在中央电视台对全国人民说,他曾反对三门峡工程上马。(张凯华:张光斗抨击设计错 渭河灾起三门峡)。五十年前靠牺牲学术良心来捞取了半世荣华富贵,到了临死关头却又要把别人的良心硬往自己的肚子里塞,中国的学者怎么这么不要脸?与行将就木的张光斗相比,清华的博导李希光则正处壮年。这位一张开嘴巴就让公众喷饭的传播专家,为中国人民做出的最大贡献就是要求国家立法,不许人民在互联网上自由传播自己的思想。(赵凌:“李希光事件”前后)。正是因为他敢於做缺德、不要脸的事,李希光才能够成为清华园里的大红人。

全文 »



中国的学术界到底有多腐败?(二)

原始出处:凯迪网络

其实,与研究生招生相比,高考招生还算是比较公正的。研究生招生有保送推研、代培扩招等多种名堂,而每个名堂下面都有各自的肮脏勾当。不久前,武汉大学的“推研”黑幕被揭:该校新闻与传播学院三个专业学习成绩前三名的学生,在“推研”时竟然全部落到前三名之外。(姚海鹰:武大2004推研黑幕)。原因?不用到黑幕后面看也能估摸个八九不离十。其实,就是在通过正常考试这个途径来招收研究生,中国大学做得也不干不净:由于专业课考题由招生的教授来出,而考卷也是由他来判,再加上所谓的“复试”,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一个教授想招谁,谁就能够考上;如果他不想招谁,即使是累死,考上的希望也不大。这在中国的大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有位博导就恬不知耻地这么炫耀:他招的研究生,或者是局级干部,或者是美女。去年秋天,台湾女名人璩美凤投考复旦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研究生,她考了三门课程,其中两门不及格,三门课的平均分数不到48分,但照样被复旦大学录取。(心木:专业课33璩美凤被复旦破格录取)。这个勾当虽然肮脏,但却可能只肮脏了一半:复旦大学只是在录取时作了弊,在评卷时大概还是干净的。真难为了这所中国第三高校!

全文 »



6 / 71234567